网站首页 > 集团动态 > 集团公司动态
曾杰伪造印章罪一案二审(2019)黔2322刑初219号:刑事判决书
时间:2020/3/11 11:20:30 来源:集团公司

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法院

2019)黔2322刑初219号


公诉机关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曾杰,男,1975年1月19日生于贵州省余庆县,土家族,中专文化,经商,户籍地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现住贵阳市。因涉嫌犯伪造公司印章罪,于2016年9月2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2日被取保候审。2019年2月20日被逮捕,同年9月1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怀清,贵州黔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光军,男,1975年6月10日生于重庆市涪陵区,汉族,初中文化,经商,户籍地重庆市涪陵区,住重庆市。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2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蒋建全,重庆乾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汪光明,男,1974年9月24日生于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苗族,大学专科文化,户籍地贵阳市南明区,住贵州省贵阳市。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伪造公司印章罪,2009年2月20日被贵阳市小河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22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罗天高,贵州高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崔道明,男,1969年6月7日生于重庆市涪陵区,汉族,专科文化,经商,户籍地重庆市涪陵区,现住贵州省兴仁市,系贵州省博融养生城建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7年11月20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王智星,重庆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韩乐建,男,1968年6月20日生于重庆市涪陵区,汉族,大学专科文化,务工,户籍地重庆市涪陵区,现住贵州省兴仁市。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16日被兴仁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黄卫民,男,1970年3月26日生于福建省德化县,汉族,高中文化,务工,户籍地重庆市涪陵区,现住贵州省兴仁市。因涉嫌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于2017年2月17日被兴仁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检察院(原兴仁县人民检察院)以兴仁检公诉刑诉[2017]23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光军、曾杰、汪光明、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犯重大责任事故罪,以兴仁检公诉刑诉[2017]2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曾杰犯伪造公司印章罪,于2017年11月3日、2017年11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9年2月26日作出(2017)黔2322刑初265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曾杰、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提出上诉。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15日作出(2019)黔23刑终125号刑事裁定,撤销本院(2017)黔2322刑初265号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新审判。2019年7月29日本院重新立案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9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罗华、检察员宋舜寓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曾杰、刘光军、汪光明、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及辩护人杨怀清、蒋建全、罗天高、王智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贵州省兴仁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曾杰伪造公司印章事实

2013年2月19日,被告人曾杰与广西恒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恒辉公司”)签订了承包经营合同,由曾杰缴纳费用,承包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进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2013年至2015年期间,曾杰未经相关国家印章管理行政部门审批,安排员工张某到非正式印章刻制地点,两次刻制广西恒辉公司及其贵州分公司的公司印章、财务印章、法人印章、合同印章,共计八枚,并以广西恒辉公司名义先后与贵州博奥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博奥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与贵州省兴仁市宏兴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绣都会”)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经鉴定,曾杰以广西恒辉公司名义签订的上述合同中使用的印章与广西恒辉公司的印章不是同一枚印模盖印形成。

二、重大责任事故事实

2016年8月25日16时20分许,位于兴仁市东湖街道办事处的贵州博融养生城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博融公司”)“博融天街一期~b区车库、物管用房及商业”建设项目在屋面板混凝土浇筑完毕进行表面清光时,模板及支撑体系坍塌,造成正在施工的游某、刘某1、王某1死亡。经兴仁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刘某1、王某1系多组织器官严重损伤死亡,被害人游某系颅脑严重毁损死亡。经黔西南州人民政府调查认定,该起事故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以下简称8.25事故)。

该建设项目,是由被告人崔道明为法定代表人的贵州博融公司投资建设的一期二标段工程。2013年4月2日,被告人崔道明成立贵州博奥公司,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于博奥公司不具备承建博融公司一期二标段工程资质,需要找一家具备一级建筑资质的建筑公司挂靠,崔道明安排公司副总经理洪某找到负责广西恒基建设工程咨询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以下简称“恒基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被告人汪光明,商谈博奥公司挂靠一级建筑资质建筑公司的事宜。汪光明将此事告知负责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被告人曾杰,曾杰遂委托汪光明代表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与博奥公司具体洽谈。2014年1月的一天,曾杰安排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员工田某带着伪造的广西恒辉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黄某1的印章同代表恒基公司的汪光明从贵阳来到兴仁,与代表博融公司、博奥公司的洪某签订合同。由博融公司与广西恒辉公司、恒基公司分别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监理合同》和《监理项目管理责任协议书》。由博奥公司与广西恒辉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为规避住建行政主管部门的检查,故意将合同签成不同的时间。在《监理项目管理责任协议书》中,约定由博融公司代恒基公司编制工程项目监理规划、工程项目监理实施细则和监理资料。在《联合经营合同》中,约定由博奥公司以广西恒辉公司的名义组织工程施工并组建工程管理项目部,广西恒辉公司提供技术、资质支持。后来,博奥公司指派公司聘用的不具备项目经理资质的被告人韩乐建以广西恒辉公司的名义担任项目执行经理在现场组织施工,指派聘用的被告人黄卫民担任项目安全员。

2014年2月3日,博奥公司与实际负责人为被告人刘光军的重庆市和兴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兴公司”)签订《建筑工程劳务总包合同书》,约定博奥公司将兴仁市博融天街一期工程众芸苑7号(原设计图A-2、B-1、B-2、B-3、B-4、B-5)土建工程的劳务发包给和兴公司,施工范围为施工设计图所包含的建筑物及其附属构筑物的所有劳务工程,还约定和兴公司使用的架管、扣件只限于向博奥公司租赁,和兴公司负责安全生产,处理施工中出现的安全事故。

之后,和兴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明知施工的高支模无专项施工方案,不向工程总包单位提出所需的施工方案,任由劳务班组凭经验违规施工。因满堂支撑架搭设不满足规范规定的基本构造要求,支撑体系承载力不足,支撑体系压曲失稳而整体坍塌,导致正在施工的游某、刘某1、王某1死亡。经检验,坍塌现场使用的直接扣件、回旋扣件、十字扣件不合格。

2016年8月26日、8月31日,博融公司分别赔偿了刘某1、游某、王某1家属730088元、809729元、826984.55元。

案发后,被告人曾杰、刘光军、汪光明、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经公安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

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鉴定意见、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认为被告人曾杰的行为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和重大责任事故罪,其余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六被告人对指控无异议,自愿认罪。

辩护人杨怀清提出“曾杰刻制印章是为了广西恒辉公司的利益,广西恒辉公司后期的行为表明他们承认曾杰刻章,曾杰的行为不构成伪造公司印章。曾杰不是博融天街项目的管理者,曾杰派人到兴仁签约与后面发生重大责任事故也没有关系,所以曾杰不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王智星提出“崔道明某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同意公诉人的意见,希望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蒋建全提出“刘光军案发后积极组织参与抢救工作,有自首情节,属于过失犯罪,且事后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希望从轻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

辩护人罗天高提出“汪光明在重大责任事故中所起作用最小,自愿认罪,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

一、伪造公司印章

2013年2月19日,被告人曾杰与广西恒辉公司签订了承包经营合同,曾杰承包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进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每年需向广西恒辉公司缴纳费用。2013年曾杰在筹建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期间私自刻制总公司印章,被总公司人员发现后,2013年5月份总公司将曾杰刻制的印章收缴。之后曾杰再次安排员工到非正式印章刻制地点,私自刻制广西恒辉公司及其贵州分公司的公司印章,2015年7月份总公司发现后将曾杰第二次刻制的公章收缴。两次共计刻制财务印章、法人印章、合同印章等八枚。2014年曾杰用自己刻制的印章以广西恒辉公司名义先后与博奥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与锦绣都会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经鉴定,曾杰以广西恒辉公司名义签订的上述合同中使用的印章与广西恒辉公司的印章不是同一枚印模盖印形成。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物证:广西恒辉公司及贵州分公司的公司印章、财务印章、法人印章、合同章共计八枚;曾杰私人印章一枚。

(二)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兴仁市公安局于2016年7月28日受理该案,并于同年7月29日立案侦查。

2.承包经营管理合同书、贵州分公司责任状:证实2013年2月19日,被告人曾杰与广西恒辉公司签订承包经营管理合同,曾杰承包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每年上交管理费。2015年3月7日,曾杰与广西恒辉公司签订责任状,其中规定分公司不得克隆公司证件、私刻公司印章、私自签订各类合同。

3.贵阳晚报公告:证实2015年9月24日,广西恒辉公司在贵阳晚报公告,拟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登记,自公告之日起,分公司再签订合同、从事新的民事法律行为与广西恒辉公司无关。2016年1月14日到16日,广西恒辉公司连续在贵阳晚报上登公告称,广西恒辉集团在贵州省范围内,从未授权任何人对外签订合同或对外开设对公账户、收取业主工程款项等。

4.广西恒辉公司文件、通知:证实2014年8月7日广西恒辉向曾杰下发责令整改通知,2014年6月底广西恒辉公司发现曾杰承包的贵州分公司存在:私自以广西恒辉公司开设银行账户,私自收取业主拨付的工程款,已严重违法违约。没有按要求向总公司汇报财务报表,账目混乱。限曾杰在接到通知后完善相关资料,以书面形式向集团汇报。2015年10月,广西恒辉公司与曾杰解除承包经营管理合同书,注销贵州省分公司,同时派驻检查组对贵州分公司进行检查。曾杰全面注销本人假以公司名义在贵州省内私自开设的银行账户。对曾杰私刻公司印章,假冒公司名义与他人签订合同的问题调查。

5.广西恒辉公司员工表、养老保险缴费清单:证实至2016年1月4日曾杰仍是广西恒辉公司员工,公司为其缴纳养老保险。

6.广西恒辉公司情况说明:证实2013年8月12日广西恒辉公司收到曾杰交的第一年内部经营管理承包费人民币30万元,2015年1月29日收到第二年的承包费人民币17万元。

7.黔中早报公告:证实2013年7月27日,被告人曾杰在黔中早报上公告,2013年6月18日前曾任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负责人。2013年7月27日,广西恒辉公司在黔中早报上公告,自2013年6月25日起,由王某金担任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负责人,同时为规范公司内部管理和业务发展需要,自2013年6月25日起公司业务统一使用由广西恒辉公司在公安部门备案的相关印章。2015年8月19日,曾杰在贵商经济信息时报发表声明,称其2013年3月私刻了一套广西恒辉公司印章,现声明作废,上述印章产生的法律责任和经济纠纷由曾杰本人承担,与广西恒辉公司无关。

8.联合经营合同、施工合同:证实2014年5月1日,广西恒辉公司与贵州博奥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联合经营兴仁范围内包括博融天街城市综合体、兴仁中学附属小学等所有在广西恒辉公司资质范围内可以承建的工程。博奥公司支付广西恒辉公司管理包干费160万元,分5年等额支付。2014年2月22日及6月22日,广西恒辉公司与锦绣都会(兴仁宏兴置业公司)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

9.提取笔录、照片、用章审批会签表:证实2017年2月17日,公安民警到广西南宁市广西恒辉公司提取黄某1本人书写的新年贺词一份,同时提取了曾杰自2013年11月27日至2015年6月10日期间,在贵州分公司开展业务时上报广西恒辉公司工程项目的印章使用情况,共有12个项目,没有贵州兴仁的工程项目。

10.曾杰刻章和用章情况汇报、承诺书、公告:证实2013年5月21日被告人曾杰将私刻的公章上交。2013年6月3日曾杰向广西恒辉公司作出刻章和用章情况汇报、承诺书,承认没有遵守公司管理制度,于2013年3月10日自己刻了广西恒辉公司一套印章(共六枚),并承诺上述印章使用后出现的问题一切由曾杰承担。2015年7月30日曾杰向广西恒辉公司出具“关于私自开设账户的报告”及“承诺书”,称没有按公司要求,自己私自开设账户,私刻公司印章、伪造公司证件,在贵州参加了51个项目的投标,因此产生的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均由其本人承担。

11.贵州分公司合同台账:2013年至2015年,贵州分公司经总公司签订的合同计13份,其中没有贵州兴仁的工程项目。

(三)证人证言:

1.黄某1证言:我是广西恒辉公司的法人。公司有一枚合同专用章、一枚行政公章、一枚财务公章,一枚法人代表私章。印章有专门的部门负责保管,有印章管理使用制度。分公司的公章要到当地的公安部门备案,分公司的公章必须由总公司经营二部保管使用,分公司的经理没有权利保管。2013年2月13日曾杰到贵州分公司筹备,和我们签有一份承包经营管理合同书。在筹备成立贵州分公司期间,我公司分管经营领导陈骏发现曾杰私自刻公司的公章,就派王某金过去负责公司的业务,陈骏督促曾杰将私自刻制的公章交回公司。2013年6月3日曾杰将私刻制的公章交回,并登报认错。6月25日,我们公司也登报声明,贵州公司由王某金负责,在贵州开展业务必须由王某金审核上报总公司,向经营二部申请使用公司在公安备案过的公章,同时曾杰也登报公告其在筹备期间私自刻制的公章出现问题由曾杰自行承担。2015年7月31日曾杰又将私刻的公章上交总公司。2015年6月至7月的时候,我们接到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和贵州高院发来的传票,收到传票之后,我们公司行政部二部和分管领导,组织排查相关项目,发现没有与兴仁博融养生城、兴仁中学及兴仁标准化厂房合同审批记录及用章审批记录,资金也没有从我们总公司账户过,我们总公司没有这三个项目的任何资料。我们向贵州分公司负责人王某金核实后,王某金追问曾杰他承认这三个项目是他接的,这时我们才知道曾杰背着我们用私自伪造的公章和公司证件与他人签订合同,事发后曾杰说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同意撤诉,让我们不要报案。2015年12月,贵州高院冻结了我们公司三个账户4600万元,公司才开会决定报案。我们公司有公章管理制度,我本人都没有权利私自制作公司公章。

2.刘D证言:我们在贵州成立了一个分公司,并叫曾杰在那边做筹备工作。我们发现曾杰私自雕刻公司公章,背着我们公司私自承接工程项目,导致我们公司被起诉,还查封冻结了我们公司账户。曾杰私自雕刻我们公司公章有两次,2013年6月3日将第一次私自刻的公司公章上交到了公司经营二部刘J处,2015年7月30日将第二次私自刻的公司公章也上交到了公司经营二部刘J处,由刘J保管。2015年6月份,我们接到贵州高院和黔西南州中院的应诉通知才知道诉讼纠纷的相关工程都在贵州兴仁县,看了相关工程没有一个是我们公司知道,问曾杰是怎么回事,曾杰一直推脱说他会去处理解决。后来曾杰拿了承诺书交到我们公司,我们就没有追究曾杰的工程的出处了。2015年11月10日,我们的账户被查封冻结,我们才报案的。发现曾杰私自刻章后,公司作出调整,2013年7月27日,我们公司登报公告决定于2013年6月25日起由王某金提任贵州分公司负责人,在贵州内所有业务使用的公章必须在公安部门备案,使用也必须经申请公司批准,也公告了公章、负责人印章的样式。

3.洪某证言:我是贵州博融养生城的副总,2013年我们公司准备做博融项目,因为没有资质就挂靠在了广西恒辉公司,挂靠五年,挂靠费每年32万,总的160万。当时我们的挂靠协议是和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老总曾杰签订的,他提供了广西恒辉公司的相关资质。后来因为我们公司被起诉时,起诉的人连带广西恒辉一起起诉,司法机关就把广西恒辉公司的账户冻结了,广西恒辉说他们没有授权给贵州分公司,他们就报案说曾杰私刻他们公司的印章做了虚假的工程合同。曾杰当时提供了广西恒辉的整套资料,他们总公司授权了的。挂靠费当时是汇入广西恒辉贵州分公司贵阳世纪城账户,这些账户都是曾杰提供的。

4.陈J证言:2009年至2013年我是广西恒辉公司的副总经理。2013年我到贵州分公司检查,发现曾杰伪造了公司的印章,有总公司的公章、分公司的章、法人章、账务章共四枚。曾杰在总公司和分公司都没有办理手续的情况下,就使用总公司的章。很多必须经过总公司审核的项目资料,没经过总公司审核就盖了总公司印章,后面我就把这些印章带回总公司了,曾杰之后登报承认了他私刻公章,自己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我收走章后,和曾杰说除非有总公司的授权,他不能再刻公章使用,分公司有业务要到总公司盖章。分公司成立后我按总公司的授权,到贵阳市备案后刻了一套分公司的印章,也是由总公司保客,没有交给曾杰保管。

5.王某金证言:2013年3月18日我受总公司委托到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负责相关业务,带齐公司证件到相关部门备案和办理营业执照。我到之前曾杰怎么开展业务的我不清楚。我不懂一些工作流程,曾杰就说他有熟人可以办理。随后总公司就发现总公司相关证照都没办下来曾杰就已经开有账户了,随后总公司副总陈J就到贵州分公司督促曾杰把私自刻制的公章及相关证照上交公司,于是曾杰就把私自刻制的公章及相关证照交到总公司经营二部了,同时登报申明贵州分公司负责人由我负责管理,重新启用备案公章,所有业务都要经过我审核上报公司。后面开展的工程项目我知道的都上报总公司了。曾杰背着我承接的项目工程我就不知道了。到2015年7月份,总公司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有兴仁博融养生城这个项目,我说没有。我问曾杰后,曾杰就承认是他自己私自承接的工程。于是我就给总公司经营二部汇报了曾杰又私自刻制总公司印章及伪造证照承接项目工程。2015年7月份,曾杰又将私自刻制总公司印章及伪造的证照上交到了经营二部。

6.张某证言:2013年3月份左右我到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上班,曾杰叫我去私自刻制过广西恒辉公司的公章。我刻过两次,第一次刻的被总公司的收走了,曾杰又叫我刻一次,两次都是在贵阳市金阳新区世纪城金源街上刻的,两次刻制的人不同,都是躲藏刻制的,没经营权那种。曾杰是老板,他安排我去找人刻的,刻章时是曾杰给我的公司印墨。第一次刻的是法人代表黄某1的私章和一枚总公司的行政公章。第二次刻的是一枚总公司合同专用章、一枚贵州分公司财务公章、一枚贵州分公司的行政公章。

7.田某证言:2013年2月份左右我到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上班,负责做招投标材料。博融养生城的合同是曾杰叫我和汪光明与博融养生城洪总签订的。广西恒辉公司法人黄某1不在场。签合同盖的公章一枚是广西恒辉公司公章,一枚是法人黄某1私章。公章是我从分公司带去的。

8.汪光明证言:我在广西恒基公司上班。兴仁博融养生城的合同签订时我是在场人,我给博融天街做监理,我认识洪总,就带田某去签订合同,田某代表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与博融天街签订的联合经营合同。

9.薛某杰的证言:我是贵州科创建设集团的法人代表。2013年我准备承建贵州省兴仁市宏兴置业公司开发的锦绣都会第一期1、2号楼工程,就与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负责人曾杰签订了挂靠协议,曾杰提供了广西恒辉公司的相关资质,我按照工程价款的百分之一支付挂靠费用。之后,曾杰传了广西恒辉公司的扫描件给我,合同最后需要广西恒辉公司法人黄某1签字,曾杰就叫我自己直接签黄某1的字,之后我去城建局办理手续时需要用广西恒辉公司资质,我打电话问曾杰,曾杰就喊我照着广西恒辉公司的印章刻章来盖,他是认可的。施工到2015年5月份左右,因为工地上出了事情,宏兴公司发函去广西恒辉要求派人商讨事情,广西恒辉公司总部回复说总部对锦绣都会小区项目不知情。我和宏兴公司找曾杰,曾杰说他自己处理,一段时间后曾杰处理不好,他才拿了一份报纸给我看,大致是他伪造广西恒辉公司的印章,他承接的工程和他办理挂靠和广西恒辉公司没有关系。挂靠广西恒辉公司过程中,我都是和曾杰联系的,我前后已经给了曾杰41万元挂靠费,广西恒辉公司对与我们公司签挂靠合同这件事不知情。

10.黄某2证言:2014年初我与广西恒辉公司签订承包经营合同,承包四川分公司经营。我是承包经营,是总公司派人来上班,我提供报酬,由总公司的特派员来处理公司印章问题,总公司的印章及相关证照等文件都是特派员带到公司来的。2015年底2016年年初的时候,曾杰打电话给我要两份分公司印章使用说明,我通过微信照相后交给了曾杰,也直接拿过复印件给曾杰,这两份说明是我承包四川分公司时总公司的特派员带来的,后面这名特派员因为急事退出公司管理,走的时候没把说明带走,各个分公司的经营模式一样,其他分公司具体是怎么办的我不清楚,四川分公司当时使用印章是总公司派人来管理,我自己不刻制印章。

11.刘某群证言:我是广西恒辉公司的财务部负责人。2015年12月11日,我发现我们公司账户没有钱了,总公司去查才知道是因为曾杰自己刻制印章在贵州承接的几个工程引发诉讼,法院将公司的账户冻结了。曾杰在贵州分公司承接的兴仁的房建项目没有按总公司的流程及规定办理,工程款也没有走过公司账户。

(四)被告人曾杰供述与辩解:2013年我承包经营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时,从总公司那里得到了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税务登记证、资质证书,其他使用的印章和资质文件都是我安排我的员工张某请人仿造的,但这是公司让我们这样做的。因为总公司发给了我们分公司一份“公司公章使用说明”,一份为打印版,一份为手写版,手写版为广西恒辉公司法人代表兼董事长黄某1于2013年3月亲笔所写,打印版为2013年6月3日所发,上面盖有公司印章,两份说明内容相同,说明中有让我们分公司自己刻制印章。黄某1将分公司公章使用说明发给了四川分公司的负责人黄某2,之后黄某2将该分公司公章使用说明发给了我。博融养生城项目是我安排田某与贵州博奥建筑安装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监理方面是贵州博奥建筑安装有限公司与汪光明签订的合同,用的是我自己刻的章。我经营贵州分公司期间,广西恒辉公司用了我分公司在贵州的一个业绩,将广西恒辉公司的市政二级资质升为一级资质,所以我认为我分公司使用这些印章、相关证件和文件的时候广西恒辉公司是知情和许可了的。我承包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后,第一年我打了30万元承包费给广西恒辉公司,第二年我打了32万元到总公司账户,第三年也是这样操作的,从交到总公司的保证金里扣除了34万元。

贵州博奥公司被人起诉,因为博奥公司挂靠的是广西恒辉公司,所以广西恒辉也被一并起诉了,之后广西恒辉公司的账户被司法机关冻结,广西恒辉才作出全面检查贵州分公司的决定,才告我私刻印章和制作虚假文件。但是我承包的所有项目投标保证金都需要经广西恒辉公司的基本户再回流到贵州各个交易中心,所有投标项目都需要印章等,说明我公司的所有项目广西恒辉公司是认可的。我以广西恒辉公司名义在贵州兴仁签订了四个项目,因为项目不走招投标程序的,所以都是直接签约,资金流都没有经过广西恒辉公司账户。2013年7月27日,广西恒辉公司在黔中早报公告,公告发了之后我私刻的章被带回公司了,所以我才自己刻了公章来使用,总公司一直认可和允许我使用我贵州这套公章和资质。第二次是2015年7月30日,我把伪造的公章交到总公司,一共三枚,又在报纸上发了声明。

(五)实体印章鉴定意见、合同印章鉴定意见:证实被告人曾杰上交到广西恒辉公司的实体印章5枚与总公司的真实印章5枚不能相互吻合,文字布局和文字特征存在差异。曾杰与贵州博奥公司签订的《联合经营合同》、与贵州省兴仁市宏兴置业(锦绣都会)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使用印章,与广西恒辉公司的印章不是同一枚印模盖印形成。

曾杰所提供的证据:手写版和打印版的《分公司印章使用说明》,经查,手写版经鉴定不是黄某1所写,打印版上所盖印章虽然是广西恒辉公司的印章,但该份是曾杰从黄某2那里要来的,不是广西恒辉公司授权曾杰刻制印章的文件,不能证实广西恒辉公司授权曾杰刻制公司印章,故该证据不予采纳。

二、重大责任事故

2016年8月25日16时20分许,位于兴仁市东湖街道办事处的贵州博融公司“博融天街一期~b区车库、物管用房及商业”建设项目在屋面板混凝土浇筑完毕进行表面清光时,模板及支撑体系坍塌,造成正在施工的游某、刘某1、王某1死亡。经鉴定,被害人刘某1、王某1系多组织器官严重损伤死亡,被害人游某系颅脑严重毁损死亡。2016年8月29日,黔西南州人民政府成立事故调查组,经调查认定该起事故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8.25”事故中,事发地是贵州博融公司投资建设的一期二标段工程,被告人崔道明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了承建博融公司的工程,崔道明成立贵州博奥公司,并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贵州博奥公司不具备承建贵州博融公司一期二标段工程资质,崔道明安排人员找到广西恒基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负责人被告人汪光明,汪光明介绍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负责人被告人曾杰,与博奥公司商谈挂靠具有一级建筑资质的广西恒辉公司。2014年1月的一天,曾杰安排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员工田某带着伪造的广西恒辉公司印章及法定代表人黄某1的印章,与代表广西恒基公司的汪光明来到兴仁,分别与贵州博融公司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建设工程监理合同》和《监理项目管理责任协议书》,贵州博奥公司与广西恒辉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并约定由贵州博融公司代恒基公司编制工程项目监理规划、工程项目监理实施细则和监理资料。由贵州博奥公司以广西恒辉公司的名义组织工程施工并组建工程管理项目部,广西恒辉公司提供技术、资质支持。之后贵州博奥公司以广西恒辉公司的名义组建了项目建设机构,2014年2月13日,贵州博奥公司在本身不具备劳务发包资格的情况下与实际负责人为被告人刘光军的“和兴公司”签订《建筑工程劳务总包合同书》,2014年5月6日,又签订了补充协议,贵州博奥公司把兴仁博融天街一期工程建设项目土建工程的劳务部分发包给和兴公司。2015年11月复工后,在贵州博奥公司未对用于搭设模板的各种扣件进行抽检、广西恒辉公司及贵州分公司都没有派人到施工现场、广西恒基监理公司未派人履行监理职责的情况下,贵州博奥公司指派聘用的不具备项目经理资质的被告人韩乐建担任项目执行经理在现场组织施工,指派聘用的被告人黄卫民担任项目安全员。和兴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明知施工的高支模无专项施工方案,不向工程总包单位提出所需的施工方案,任由劳务班组凭经验违规施工。

综上,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满堂支撑架搭设不满足规范规定的基本构造要求,支撑体系承载力不足,支撑体系压曲失稳而整体坍塌,支撑体系使用的直接扣件、回旋扣件、十字扣件不合格。间接原因是:贵州博奥公司对建设工程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刘光军组织施工中,施工员和安全履行工作职责不到位;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在经营过程中管理混乱,没有认真落实安全管理责任;广西恒基公司未到场履行监理职责;博融公司履行建设单位主体责任不到位。

另查明,2016年8月26日,贵州博融公司赔偿了刘某1家属经济损失730088元,赔偿了游某家属经济损失809729元,同年8月31日,贵州博融公司赔偿了王某1家属经济损失826984.55元。案发后,六被告人经公安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

庭审中,被告人对上述事实亦无异议,且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8.25”事故调查报告、州政府处理意见的批复:证实2016年8月25日16时20分许,“博融天街一期~b区车库、物管用房及商业”屋面板混凝土浇筑完毕进行表面清光时,模板及支撑体系坍塌,造成正在施工的游某、刘某1、王某1死亡。经调查组调查认定,该起事故是一起生产安全责任事故。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满堂支撑架搭设不满足基本的构造要求、不符合规范要求、支撑体系承载力不足,支撑体系压曲失稳而整体坍塌;间接原因是贵州博奥公司对建设工程的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刘光军组织施工中,施工员和安全履行工作职责不到位;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在经营过程中管理混乱,没有认真落实安全管理责任;广西恒基公司未到场履行监理职责;博融公司履行建设单位主体责任不到位。被告人刘光军、曾杰、崔道明、汪光明、韩乐建、黄卫民对事故的发生均负有直接责任。

2.《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联合经营合同》:证实2014年4月8日,广西恒辉公司与贵州博融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工程承包范围:贵州博融天街一期项目工程二标段。2014年5月1日,广西恒辉公司与贵州博奥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约定联合经营的工程为贵州博融天街城市综合体等在广西恒辉公司资质范围内可以承建的工程,联营方式:贵州博奥公司以广西恒辉公司的名义组织工程施工并组建工程管理项目部,广西恒辉公司提供技术、资质支持。

3.《建设工程监理合同》、《监理项目管理责任协议书》:证实2013年7月20日,贵州博融公司与广西恒基公司签订《建设工程监理合同》。工程名称:贵州博融天街一期项目一、二标段。监理期限:从工程开工之日起至竣工验收合格为止。约定由贵州博融司代恒基公司编制工程项目监理规划、工程项目监理实施细则和监理资料。监理人义务:编制监理规划,检查施工承包人的工程质量、安全生产管理制度及组织机构人员和资质、对用于工程的材料采取平行检验或见证取样方式进行抽检等。

4.《建筑工程劳务总包合同书》:证实2014年2月13日,贵州博奥公司与和兴公司签订《建筑工程劳务总包合同书》。工程名称为贵州博融天街一期工程,施工范围为施工设计图所包含的建筑物及其附属构筑物的所有劳务工程。合兴公司对承包项目的安全施工负责,同时必须配备一名安全员,服从贵州博奥公司的安全管理,并在合同中特别说明:合兴公司使用的塔吊设备及架管、扣件按市场价格只限于向贵州博奥公司租赁。

5.营业执照等资质文件:证实广西恒辉成立于1996年,具有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在2013年3月11日成立时,负责人是被告人曾杰。广西恒基公司成立于2006年,经营范围为建设监理等。贵州博融公司、贵州博奥公司均成立于2013年4月2日,贵州博融公司经营房地产开发销售等,贵州博奥公司经营房屋建筑工程、土石方工程等。

6.整改通知书、整改情况报告书:证实2015年11月20日,兴仁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检查中发现博融天街一期工程存在较多问题,要求其全面整改。同年11月30日,广西恒辉公司、广西恒基公司、贵州博融公司三家盖章签字称已全面整改,请求兴仁住建局质监站核查。

7.打款凭据:证实贵州博融公司支付广西恒基公司、广西恒辉公司款项情况。

8.博奥公司工资表:证实被告人韩乐建、黄卫民系贵州博奥公司员工。

9.赔偿协议书、刑事谅解书:证实2016年8月26日,贵州博融公司赔偿了刘某1家属经济损失730088元,赔偿了游某家属经济损失809729元,同年8月31日,贵州博融公司赔偿了王某1家属经济损失826984.55元。三被害人家属愿意谅解被告人刘光军。

10.到案经过:证实六被告人经公安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接受调查。

11.户籍信息、刑事判决书:证实六被告人的身份情况。被告人汪光明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伪造公司印章罪,2009年2月20日被贵阳市小河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二)证人证言

1.洪某证言:2013年,博融公司到兴仁县开发博融养生城项目的,因没有资质所以通过介绍挂靠广西恒辉公司,挂靠5年,每年费用32万元,是和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老总曾杰接洽的,费用支付给了贵州分公司。我们与广西恒基公司签订有合同,支付30万元的费用。汪光明是恒基公司在博融养生城的项目总监,没有到现场进行监理过。8.25事故发生时,韩乐建向崔道明报告,崔道明让他组织救援,同时安排我向有关部门汇报,请求援助。博融养生城项目复工后,广西恒辉公司没有派施工人员到现场负责,博融养生城就自己组建了一个现场施工管理团队。韩乐建担任现场负责人,他是博融养生城项目聘请的。黄卫民是复工后组建的施工现场安全员。由和兴公司施工,负责人是刘光军。复工时我请恒基公司进行施工监理,但因经济问题,监理公司一直都没有来。

2.谭某证言:我在博融公司工程部从事土建质量检查工作,但我没有质检员资格证。8.25事故中垮塌地在我工作质检检查范围内。发生原因是模板支撑体系竖向受力杆变形。

3.聂某证言:我是现场施工员,我有施工员证,8.25事故现场是我负责的施工区域,脚手架的搭建我是检查过的,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我认为发生事故是因搭建的材料老化,搭建的钢管材质不合格,扣件也不合格。

4.向某证言:我是博融公司的财务经理。广西恒辉公司是兴仁县博融养生城在建项目的施工单位,广西恒基公司是监理单位,我们公司与他们签订的有合同,费用都是打到他们贵州分公司的账户。韩乐建是博奥公司项目管理人员。

5.刘某2证言:我是和兴劳务公司的施工员。博融项目部没有事故地点的搭建方案,我是在网上找的超高层建筑搭建方案,由和兴公司的木工班组对照方案组织施工,材料也是和兴公司提供的。在搭建脚手架时没有对材料进行抽检。搭建好后我通知博融项日部的施工员谭钢和安全员黄卫民去验收的,验收没有问题就投入使用了。

6.田某证言:博融养生城的合同是曾杰叫我和汪光明与博融养生城洪总签订的,合同上的章是从分公司带起去盖的,还有黄某1的私章,黄某1不在场,都是我盖的章。

7.刘某3证言:我是兴仁住建局质监股负责人。博融天街项目施工单位是广西恒辉公司,监理单位是广西恒基公司。2015年11月份工程复工后至发生事故时,我去项目现场检查四五次,下过两次整改通知。检查时发现施工单位现场人员履职不到位,无监理进行监理,无专项施工方案等,总体说施工现场管理较混乱。现场配备人员不足,主要是总工黄继刚,现场经理韩乐建等,安全员只有黄卫民一人。我们在检查中发现这些问题,但是思想上麻痹大意,没有跟踪督促整改。这些都是导致事故的原因。

8.徐某证言:我是兴仁住建局安全生产管理股负责人。博融天街项目施工单位是广西恒辉公司,监理单位是广西恒基公司,2015年10月份左右复工后至事故发生前,我们去检查过三四次,检查发现外架、模板工程无专项施工方案,多次发现项目上没有监理人员,下发了整改通知,但是因思想疏忽,没有重视,没有督促整改落实,我们监管不到位,未认真履行工作职责,对事故发生负有责任。

9.潘某证言:2014年我在博融公司上班,主要做办公室工作。涉及广西恒辉公司和广西恒基公司的资料,都是我拿着去贵阳观山湖世纪城找田江洪盖章,两个公司的印章都是田江洪保管,所以是一起盖了再带回兴仁交给资料科。

(三)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1.曾杰的供述与辩解:2013年4月份或6月份,恒基公司监理汪光明介绍兴仁市博融养生城项目给我,我安排田鸿运和汪光明一起到博融养生城与兴仁市博融养生城签订建筑施工合同,与贵州博奥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联营合同,每年由博融公司交纳32万元的挂靠费,挂靠费用直接打到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账户。兴仁市博融养生城与广西恒辉公司打官司,2015年8月份,总公司登报并下文停止我在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一切权利。博融养生城项目在施工过程中聘请广西恒基公司进行监理,主要由汪光明负责,项目也是汪光明来洽谈的。在经营贵州分公司过程中,我自己刻了一枚广西恒辉公司印章和一枚公司法人印章。

2.刘光军供述与辩解:和兴公司实际上经营和管理人是我。在整个项目施工过程中,我没有见到过监理公司及人员在施工现场进行监督管理。事故发生地是我们劳务公司组织施工的,施工工人、塔吊及周转材料(含钢管、木方、板子)都是我劳务公司的。这次事故搭建的支架,搭建好后我们劳务公司进行自检,也口头通知博融养生城项目部来检查的,但博融养生城项目部是否来检查过我不清楚。按合同规定,钢管、扣件由博融公司指定租赁。

3.汪光明供述与辩解:我于2013年7月份代表广西恒基公司与贵州博融公司签订监理合同,内容是对兴仁市博融天街一期工程一、二标段建设工程进行监理。我与贵州博融公司签订监理合同之后,公司派人到场进行过几次检查,但没有派人到现场进行监督管理,都是博融天街房开公司自己施工,用我们公司的资质。2015年10月份复工后我公司就没有参与监理了。我代表广西恒基公司与兴仁市博融天街签订合同,我本人不具备监理资质,从来没有到现场履行过监理职责。2016年8月25日发生垮塌事故,属于我们签订的合同监理范围。

4.崔道明的供述与辩解:2016年8.25事故是博融工程一期工程B区临街商业构筑物,工程项目施工是由广西恒辉公司负责施工,现场执行经理是韩乐建。监理公司是广西恒基公司,该公司现场总监是汪光明。我们因工程资质不够,就和广西恒辉分司签订联营建设合同,由广西恒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资质和项目经理,贵州博奥公司出资金联合施工,每年向他们支付费用。签合同时是曾杰代表广西恒辉公司签订。8.25事故发生后,我才知道广西恒基公司贵州分公司是曾杰和汪光明合伙开设的。事故发生后我接到电话,就对事故处理作了安排,第二天我赶到兴仁事故的民事赔偿事宜已处理完毕,伤亡家属情绪稳定。

5.韩乐建供述与辩解:2015年9月份,我到博融养生城工作,之后洪某安排我代表施工单位广西恒辉公司在施工项目部担任执行经理,负责施工现场管理及施工推进工作,没有任命文件。项目主要由和兴公司、重庆久安劳务公司负责施工,每周我都组织劳务公司人员开会,着重强调施工进度、安全等方面工作。我认为应该是搭建上的问题导致事故发生的,搭建支架没有专门针对事发地的搭建方案,施工工人都是按平时的建筑经验进行搭建。事故发生的地方属于重庆和兴劳务公司的施工范围。和兴劳务公司实际是刘光军具体负责。在资料上,事故发生地的监理单位是广西恒基公司,但我没有见到过公司安排监理人员到现场进行监理。事故施工现场没有施工方案,死亡的三名施工人员都是重庆和兴劳务公司的工人。

6.黄卫民供述与辩解:我系兴仁市博融养生城现场施工安全员,2015年10月复工后韩乐建安排我代表施工单位广西恒辉公司在施工现场担任安全员,负责施工现场安全检查、巡查巡视工作,没有任命文件。我不是广西恒辉公司的正式员工,我的工资由兴仁市博融养生城项目部发放。事故中死亡的三名工人是重庆和兴劳务公司的,公司的负责人是刘光军,负责该劳务公司的全部事宜。施工前没有针对事故发生地点制定施工方案,没有采取相应的安全防护措施,由劳务施工班组凭经验自行搭建施工。事故的原因是施工时浇筑混凝土导致土质松懈造成的。我也没有见到过监理公司的人。

(四)鉴定意见

1.尸体检验鉴定报告:证实被害人刘某1、王某1系多组织器官严重损伤死亡,被害人游某系颅脑严重毁损死亡。

2.检验报告:证实提取的钢结构管检测合格,直扣件、十字扣件、回旋扣件等样品大部分指标不合格。

(五)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现场图、照片:证实现场情况。

上列证据,经庭审举证质证,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辩护人杨怀清提出“曾杰刻制印章是为了广西恒辉公司的利益,广西恒辉公司后期的行为表明他们承认曾杰刻章,曾杰的行为不构成伪造公司印章。曾杰不是博融天街项目的管理者,曾杰派人到兴仁签约与后面发生重大责任事故也没有关系,所以曾杰不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曾杰第一次私自刻制广西恒辉公司印章及黄某1私章等印章,公司发现没收印章后,曾杰再次私自刻制广西恒辉公司印章,在广西恒辉公司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私刻的印章与贵州博融公司和贵州博奥公司签订合同,并收取费用,曾杰身为广西恒辉公司贵州分公司的负责人,实际上却没有按合同履行安全管理和技术支持等责任。因此曾杰的行为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和重大责任事故罪。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

辩护人王智星提出“崔道明某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同意公诉人的意见,希望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辩护人蒋建全提出“刘光军行为属于过失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刘光军是和兴公司负责人,明知施工的高支模无专项施工方案,不向工程总包单位提出所需的施工方案,任由劳务班组凭经验违规施工,最终导致8.25事故发生,因此不属于过失犯罪,该辩护意见不采纳。提出“刘光军案发后积极组织参与抢救工作,有自首情节,事后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希望从轻判处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辩护人罗天高提出“汪光明在重大责任事故中所起作用最小”的辩护意见,经查,汪光明代表广西恒基公司与博奥公司签订监理合同,但实际上却没有派人到施工现场履行监理职责,其行为对事故发生负有直接责任,故该辩护意见不成立,不予采纳。提出“汪光明自愿认罪,具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曾杰伪造公司印章,其行为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被告人曾杰、刘光军、汪光明、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规定,因而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致三人死亡,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对曾杰应实行数罪并罚,对其余五名被告人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予以确认。汪光明有犯罪前科,应从重处罚。六被告人均是接到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庭审中自愿认罪,均具有自首情节。事发后崔道明安排博融公司积极主动赔偿三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共计2366801元,使三被害人家属的情绪得到安抚,且刘光军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均可减轻处罚。综上所述,考虑曾杰、刘光军、汪光明符合宣告缓刑条件,可宣告缓刑;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犯罪情节轻微,可免予刑事处罚。公诉机关建议:曾杰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一年,并处罚金。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至三年;刘光军、汪光明判处有期徒刑二至三年;崔道明、韩乐建、黄卫民判处免予刑事处罚,符合本案实际,予以采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生产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曾杰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刘光军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零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人汪光明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崔道明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免予刑事处罚。

五、被告人韩乐建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免予刑事处罚。

六、被告人黄卫民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免予刑事处罚。

七、随案移送的印章9枚,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翟红果

人民陪审员  杨文品

人民陪审员  蒋家兵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

法官 助理  余 蓉

书 记 员  张甜甜